无标题文档
图书馆 | 所内网 | 所长信箱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站内搜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新闻
必赢新闻
必赢公告
图片新闻
学术活动
科研动态
媒体焦点
视频新闻
专题
所区风貌
园区一角南区办公楼自动化所正门自动化所鸟瞰科研楼(A楼)园区一角实验楼(R楼)
特别栏目
ARP Email 所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媒体焦点
中国科学报(2016.05.04):“五四”,他们正青春
2016-05-04     | 【】【打印】【关闭

  ①孙波(右一)在烈日下对“潜龙二号”进行复机检查。

②张媛媛对无人机进行起飞前检查。

③黄程(左)向独龙族村民询问大型兽类信息。

  编者按:青年科学家是科学界最具活力的一个科研群体。走在科学的路上,正青春的他们怀揣梦想,有过迷惘,遇过欣喜,跨过失望,收获希望,让美好的理想插上翅膀,让绚烂的年华努力绽放。五四青年节前夕,本报采访了多位参与国家重大科研项目的青年科学家,感受他们飞扬的青春。 

  仰望星空的年轻正高工 

  54日,离500米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工程竣工还有143天。对于姜鹏来说,为了这一天,他在贵州的山沟里努力了7年。 

  如果你最近去过FAST工程现场,或许会感慨这里不仅风景秀丽,而且生活便捷。不过,只有像姜鹏这样最早就进入工程现场的人,才会知道一切都是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 

  作为国家天文台正高级工程师,姜鹏负责的索网工程是FAST反射面实现变位功能的核心部件,也是关键技术难点。这一过程中,姜鹏等一批年轻科研人员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问题。其中,以索网疲劳问题的系统解决方案最具代表性。姜鹏独立完成了索网变位策略优化及疲劳性能评估工作,降低了索网的变位应力幅,明确了对钢索疲劳性能的技术要求。 

  从工程项目到日常生活,一切都在慢慢完善。 

  如今通往工程现场的平坦水泥路,过去连走都费劲。有一次,大雨冲垮了刚挖出来的路面,姜鹏和另外两位工程人员一起在山窝里被关了两周。这两周的与世隔绝,至今让姜鹏记忆犹新。 

  如今,这个名叫“大窝凼”、鲜与外界交流的小山沟越来越开放,摇身变成科学家频频光顾的国际化科研科普基地。 

  马不停蹄的空间科学人 

  对于我国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有效载荷主管设计师董磊来说,年轻并不意味着资本。他的青春与责任为伴。 

  董磊主要从事暗物质卫星总体研制工作,从方案论证到卫星上天,全程参与其中。 

  为了卫星的成功发射,出差、加班成了董磊的“家常便饭”。2015年春节,由于主管的卫星载荷中几个关键元器件发货晚,董磊和同事们在节日毅然坚守岗位。虽然想家,但沉浸在卫星的测试工作中,董磊感觉到的是一种充实。 

  “目前卫星的成本很高,我们的目标是设计轻量化、低成本且功能强大的卫星。”亿万量级的发射成本不允许设计者出现任何纰漏,巨大的压力也随之而来。不过,这反而让董磊可以保持更加充沛的工作活力。 

  如今,暗物质卫星工作基本告一段落,他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另一颗卫星的研制中。五一期间,董磊要参与卫星的载荷性能测试,没有时间休息。 

  “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赶上和超越世界先进水平。”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这句标语成为董磊事业的目标。他希望,通过包括自己在内的航天人的不断创新,我国能拥有更多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卫星产品。 

  高原上的引力波“捕手” 

  从北京飞拉萨,再从拉萨飞阿里坤沙机场,之后驱车50分钟,李思宇才来到原初引力波探测项目——“阿里计划”的选址地。 

  头疼、憋气是李思宇身处高海拔地区的最直接反应。 

  去年7月,在项目中负责模拟测算、考察台址等工作的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博士生李思宇,首次登上了海拔5100米的项目选址地,进行实地考察。“理论指导实验,去阿里就是看看周围环境是否符合测算。” 

  事实上,在这样的科学项目中,像李思宇这样的年轻人一直奔走在一线,从事着在外人看来烦琐却又考验体力的工作。但在他看来,这是稀松平常的事。“年轻当然好,但做这些工作虽说和年纪有点关系,主要还是看专业。” 

  春节过后,美国LIGO宣布探测到引力波,对国内引力波研究起到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李思宇参与的项目也借上了这股“东风”,他也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尽管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但年轻的李思宇在其中看到更多的是机会,而不是压力。在李思宇看来,从事科学研究和其他工作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自然也不觉得有多苦。用他的话说:“说到底,选择这一行,还是因为喜欢。” 

  航拍南极的“90后”女飞手 

  飞越两万公里,操纵着翼展比身高还长的无人机。国际首位极地无人机作业女科学工作者张媛媛,在地球的最南端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冬天。 

  作为中国第32次南极科考队队员,北师大全球变化与地球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生张媛媛的任务是对长城站所在地区进行无人机航拍,监测海洋动物和植被变化。 

  “长城站所处位置天气条件十分恶劣。”张媛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113日第一次测试飞行,由于受强烈对流天气影响,飞机在天上翻滚了好几圈。当时完全是依靠平时训练积累的经验,她把飞机重新调整回正常飞行姿态,确定飞机可以正常作业后再降下飞机。 

  张媛媛和飞机必须保持待命状态,天气稍微好转就需要为飞行作准备。“其实每个队员都一直坚守自己的本职工作,在这里年龄和身份都没有那么重要了,担当和责任才是评价标准。” 

  每当“90后”的张媛媛与人分享自己的南极经历,听到最多的评价就是:“你一个小姑娘去那里遭什么罪呀!”“你一个小姑娘操纵这么大的飞机啊!” 

  不过,跟每一位极地遥感专业的研究人员一样,张媛媛把进入极地实地研究作为自己的理想和目标。“长城站的科考经历是我人生的一笔巨大财富。”张媛媛笑着说,“如果可以,我还想再去极地。” 

  探秘大洋的技术青年 

  在长达90天的中国大洋40航次科考任务中,孙波是“向阳红10”科考船上最年轻的“90后”技工。他负责“潜龙二号”的日常维护、应用和保障,每天基本都是晚睡早起,没有固定休息时间。3个月下来,他瘦了10斤。 

  这期间,孙波经历了“向阳红10”科考船在进行电视抓斗作业过程中突遇险情的事故。孙波回忆说,当抓斗回收至离水面1095米时,绞车舱值班员突然听到“嘣、嘣”两声脆响。他们立即停车检查,发现牵引绞车缆槽紧固螺丝崩断,缆槽移位,随时有断缆危险。而一旦断缆,不仅会造成电视抓斗丢失,断缆瞬间的巨大张力还有可能伤及甲板上的人员和仪器设备。 

  “从下午3点到凌晨7点,经过20小时的连夜排险,成功修复问题,没有造成任何人员和财产损失。”孙波说,“这20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每个人轮班垫了一口饭。” 

  之后,船上临时党委讨论决定,对孙波等人不怕艰险、勇于奉献的精神提出表彰,号召全航段人员学习他们的先进事迹。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强、探索、奉献、和平”的大洋精神。 

  “与象共舞”的博士小伙 

  20149月至今,中科院昆明动物所博士生黄程在野外的时间已经超过220天。 

  两年来,这个年轻小伙子翻山越岭,追踪高黎贡山的羚牛种群;在寒冷的清晨爬上树头,监听啼鸣的长臂猿。 

  现在,黄程的研究方向聚焦在了云南普洱地区人与野生亚洲象的冲突及缓解对策上。 

  “看到大象吃玉米,有人可能会惊喜于大象被保护得真好,我们却会担心这是否损害到村民的利益。”在黄程看来,不断发生的人象冲突事件,不仅危及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也会极大地影响当地居民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态度。 

  目前,黄程已通过线路跟踪调查掌握了野生象的常用移动通道,并在必经路口安装红外相机,将图像实时发送到手机上。更加及时准确的GPS定位项圈也被列入监测计划。他通过这些监测途径,提前向村民通知野生象的活动位置,帮助村民减少与野生象突然遭遇的可能性。 

  这种“与象共舞”的生活不乏危险,但“科研最大的意义就是解决现实问题”。黄程最希望的,就是全身心投入研究工作,为当地居民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于是,五一刚过,他又回到了那熟悉的大山。 

  (本报记者陆琦、倪思洁、马卓敏、王佳雯、崔雪芹,见习记者李晨阳联合采写)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6-05-04 1版要闻) 

 

评 论
无标题文档-SH!
3003必赢贵宾会 版权所有 1996-2013 辽ICP备05000867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南塔街114号 邮编:110016 留言反馈 网站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